柏拉图说:乌托邦是个理想国

礼拜日上午在家视频礼拜,因为下午约了牙科,所以没办法去到教会参加.崇文门教会本来是有两次已经要开放的,但是因为疫情反复也没能开放.


周六的产品会议在原有的修改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些内容,周六在做方案探讨的时候发现现有的模式虽然对付费开店的卖家权益做了一些保护,但是被分享的买家购物体验却没有很友好,周一开会讨论之后就开始拆分需求进入开发了.本来是仅仅希望做一个开店的最小可用产品,但是随着会议讨论越来越多,与之关联的改动也越来越多.没有完美的产品设计,前期设计和讨论越详细,开发周期只能越来越长,突然感觉产品的开发是个“劳动力密集型”的产业,没有大量的人员参与开发和设计,就很难短期内做出功能非常完善体验非常优秀的产品.


今天张杰联系我说他搬到了高碑店,这样就可以离传媒大学附近近一些.跟了一个导演,帮他做两个电影项目,成为了一个自由职业者,虽然担心因此吃不饱饭,但还是一个让人觉得幸运的选择.

高中时因为喜欢电影但是没能来到北京学习,就选了个英语专业希望以后可以去到好莱坞,进入那里的电影产业工作,大学期间一个机会去到美国交换,毕业后把自己锁在沈阳的一个宾馆里准备出国读研,远离亲人朋友可以更安心学习.

后来虽然没有去到美国,但好在在英国也是读到了影视编导的专业,回国以后也考虑了很多现实的问题,比如买房户口定居等问题,在国企工作一段时间拿着不高的薪水混个户口,或者是去到互联网公司拿着高薪做着短视频策划,一个可以更快拿户口,一个可以更快赚钱买房子,但他却选择了最正确的那个选择,因为他想做导演拍电影的想法一直没变过.恭喜他离计划又近了一步.


又去了一次牙科,上次拔了智齿做了核酸检测,老婆这次去为了做牙冠做准备.这次的看牙经历是我第一次觉得原来公立医疗资源是这么的好.老婆做牙冠的时候大夫特别耐心的讲解每种不同的材质的区别,并且说建议做最便宜的,原因是和贵的差别没有非常大,通常被这种大型公立医院选中的材料不会差,都是满足一定的标准的材料.而且不像是私立口腔诊所都是推荐贵的,这次我们大部分治疗费用都在医保范围内,超出的范围大夫也都会提前告诉我们,所以这次治疗的效果和费用完全超出预期.

北京的优质的医疗资源对于工作在这里的人们来说确实是一项平时不怎么会用到的大福利,想起之前看眼睛去的医院也是北京最好的同仁医院的眼科,医生也是在每一个环节做到最专业.加上之前老婆所在的公司有补充医疗保险,看病都几乎没有花过钱,也是借着这样一些机会我们每年都会做年度体检,对自己的健康状况有个了解.


下午趁着天气没有很热从安贞一路散步到南锣鼓巷,从三环一直走到二环里.二环的安定门是个比较有意思的分界线,过了河下了桥就是另外的一个世界,这里开始就不再有高楼,全是狭窄的胡同和传统的北京人家.顺着继续往南走随便横穿一个胡同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觉,路过柴棒胡同和和花园胡同就进入了北锣鼓巷,个人感觉如果真的想体验胡同文化不太建议南锣鼓巷,相反从南锣鼓巷的终点出来,过条马路就可以进到北锣鼓巷.这里没有嘈杂的商业街,是一条非常有生活气息的地道景观.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to 乌托邦是个理想国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up.
Your link has expired
Success! Check your email for magic link to sign-in.